2020樱桃app

生化危机:已通关。

完成度:百分之六十。

待完成任务:杀死一万个丧尸(已杀死三百三十七个);杀死五百只丧尸犬(已杀死五只)杀死一百只舔食者(已杀死七只)。

六个人围着控制台,看着面前的全息影像,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了这些信息。

和独立日那个选项下显示出的信息差不多,依旧只有这三大类信息,最重要的就是完成度以及那个待完成任务了。

“很好,还给出了详细的数字,让我们知道需要再杀多少怪物能完成任务……而且完成度比独立日那边高了些,是因为发现了更底层秘密?还是因为剧情人物全员存活?”路易对这些早已经预见到的信息,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:“倒是你们那边?忙的怎么样?”

他们分散开后,路易保护雇佣兵队伍离开蜂巢,吉尔和布鲁斯则入侵到了蜂巢下面,见到了隐藏在那里的‘幕后黑手们’。

吉尔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和对方纠缠,和布鲁斯飞速的搜刮各种资料,其中就包括吉尔特别想得到的那种药剂的详细信息。

“我算是拿到想要的东西了,可惜没能找到实物。”吉尔看着面前的这个全息投影,她在思索要不要多刷几次这个世界,把实物弄到手里也许可以通过勇者之印得到自己想要的那种道具。

“你呢?”路易又看向了布鲁斯,布鲁斯自从进入蜂巢就在忙碌,路易很好奇他到底都搜集了些什么东西。

“都是些资料,也许有用,也许没用,需要时间才能判定。”

除此之外,他们这些人的收获还包括一箱病毒原液以及血清,路易看着勇者之印给出的提示,很干脆的就将病毒注射进了自己体内。

青春身躯泳装女孩活泼动人图片

这种程度的提升,他已经不会有什么明显的感觉了。

吉尔在思索了一会儿后,也给自己注射了一次,让自身的实力再次提升了一些。

自从成为了勇者,见识过各种各样古怪的东西、加上路易的影响,她就知道不能用绝对的好坏对错去看待一些事情。

就像T病毒,无论是游戏版还是电影版,开发这种东西的初衷都不是当成生化武器来使用。

吉尔现在这种状态,似乎更符合这种药剂制作的初衷。

另外,路易还发现自己可以通过勇者之印来判断,这些东西能否给蕾伊使用。

确定这病毒对蕾伊使用时也不会产生副作用后,路易让蕾伊也注射了一针药剂。

在蕾伊给自己注射T病毒的时候,路易还确定了另外一件事。

先前卡拉就有担心过,他们在生化危机这种世界活动,会不会沾染上病毒并带到其它世界?

现在路易确定了:他专门使用两把普通的匕首捅了两个丧尸,其中一柄收进了储物空间中,另一柄则随手拿着。

回归后,他发现手里拿着的那柄匕首变的光洁如新,上面沾染的污血全都消失不见。

而储物空间里的那柄却没什么变化,上面依旧沾染着血污。

这让他得到了很明确的答案,回归的时候如果不特意将病毒放进个人的储物空间中保存,那么就会被神秘力量抹杀清除,无法带离生化危机世界。

也就是说,没有储物空间的三个人,不用担心自己将病毒带到别的世界、甚至带回自己原本生活的地方。

路易、吉尔和布鲁斯,则要稍微注意下这个情况。

看着手里那柄沾着血污的匕首,路易突然意识到这玩意儿现在变成了一件大杀器。

只要他使用这件武器随便划伤某个人,很可能让那个世界变成又一个生化危机世界,爆发足以危急到全球的灾难。

因为电影版的生化病毒在传播性上霸道得多,对地球环境的破坏也非常明显,几乎杀死了地球上绝大多数的生命,最后还是靠那个超级解药才终结了恐怖的生化危机。

别的世界可没有那种超级解毒剂,路易随便一刀下去,可能就会让一个星球的文明彻底覆灭。

原本想将这柄匕首好好保存,作为一个底牌的路易,突然反应过来根本没那个必要。

掌握了病毒原液的他们,真要进行生化攻击也没必要用个小破匕首制造第一个感染者,直接使用病毒比用匕首有效率多了。

而且,路易觉得生化攻击这种手段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,一旦使用就感觉自己突破了某种下限,所以他很干脆利落的将手中的匕首毁掉了——强大的原力在手上聚拢,直接化成强劲的审判雷光,对匕首进行了次物理消毒。

没了上面沾染的病毒,这就是柄普通的匕首,不值得过多关注。

“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

卡拉和伊森始终没开口,默默的看着路易等人整理东西、分析情况、将病毒注射进自己体内(看着病毒原液进入他们体内的时候,两人感觉心跳变快了许多,生怕这几个人突然变成丧尸扑向自己,哪怕路易解释过这东西不会让他们变成丧尸,他们依旧有这种担忧);随后才开口询问起接下来的计划。

他们再次回到了那个只有一个控制台的房间,但这次四周的墙壁不再是独立日外星母舰中的那种黑色墙壁,而是类似蜂巢中的那种环境,墙壁上放映出非常真实的室外自然景光,要不是伊森过去查看了下,还以为那真的是面落地窗。

转了一圈回来,确定了周围都是一样没有出口后,伊森和卡拉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面前这几个人身上了。

“大概率,是要反复的刷这些副本。”这是很明显的事情,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。

“刷哪个?星河战队吗?”卡拉没有去控制台那里查看,目前只有三个世界对他们开放,分别是独立日、生化危机以及星河战队。

独立日和生化危机他们已经通关,只剩下星河战队还没有去过。

所以在卡拉看来,接下来应该是去星河战队完成通关,再看看有什么需要完成的任务。

然而布鲁斯开口否定了卡拉的猜测:“不,暂时不去星河战队。”总是一副面瘫表情,沉默寡言的布鲁斯顺势换回了平时常穿的西装三件套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星河战队剧情时间很长,而我们应该好好的将这些时间利用起来。”连续完成了两个副本,布鲁斯已经搜集到了很多信息,他已经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。

在场的除了蕾伊,都知道大名鼎鼎的蝙蝠侠以智商爆表而闻名于世,这位正义联盟的大脑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,总会给出最合适的解决方案。

虽然他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有坑队友的嫌疑,但不会有人怀疑布鲁斯的计划是否有用。

原本卡拉和伊森还期待着蝙蝠侠能够大放异彩,结果经过两个世界了,大放异彩的始终是路易这个他们过去压根没有听说过的绝地武士。

就连那个叫做吉尔的女警和路易的弟子蕾伊,都比这个蝙蝠侠有存在感。

除了那套非常帅气的蝙蝠套装,卡拉和伊森都没感觉出这个蝙蝠侠有什么特别的,甚至产生过‘这家伙不会是假冒的吧?’这样的怀疑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布鲁斯终于展现出了蝙蝠侠应有的能力:“还记得独立日世界的待完成任务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所有人都记得,毕竟独立日的待完成任务只有两个,这实在不难记。

“其中有要求我们参加反击战,并击落足够数量的外星战机。”

大家都知道这个任务的难点在哪,看来布鲁斯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所以没人打断布鲁斯的话,都安静的等着下文。

“要完成这个任务,我们需要战机,还得是足够强、可以打破外星人防护罩的战机。”这种飞机在独立日世界很难获得,而且反击战所处的时间点,他们也没太多办法从地球人那里得到战机。

“也就是说……”路易已经明白了布鲁斯的计划,还想起了完成独立日任务时,获得的那个叫做‘勇者的坐骑’的奖励。

这东西虽然叫做勇者的坐骑,但其实并没有任何实质奖励,而是一种特殊的空间,直接与勇者之印绑定——说白了这是一个专门存放坐骑的储物空间,而所谓的坐骑也包括了战斗机。

吉尔也想到了这点,满脸恍然的样子:“你是说我们应该先去搞到足够对抗、甚至消灭独立日中外星战机的战斗机,好完成独立日中的那个任务……可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你不建议我们立刻去星河战队世界?”

“因为星河战队电影中几乎没有战机出场,只有几个镜头,还可能是轰炸机。”回答吉尔的不是路易,而是卡拉这个现役飞行员。身为一名飞行员,她对战机要比一般人敏感得多:“可是独立日世界的战机不够强,而生化危机世界干脆没有……你到底想怎么做?”

“改造。”布鲁斯看了眼路易和吉尔:“你们两个都没发现,坐骑空间其实有针对坐骑的强化功能吧?”

书阅屋